赵克志任政法委委员 是否凌驾两高引关注

  • 时间:
  • 浏览:143

  首页
打开新窗口赵克志任政法委委员 是否凌驾两高引关注

  【大纪元2017年11月27日讯】(大纪元记者古清儿综合报导)中共十九大后,前河北省委书记赵克志出任公安部部长,同时兼任中央政法委委员。未来赵克志会否担任中央政法委副书记引起关注。在这之前,周永康、孟建柱、郭声琨在任公安部部长时都曾担任中央政法委副书记,凌驾于“两高”之上,导致中国冤假错案丛生。

  有分析认为,赵克志未来如担任政法委副书记,那公安的权力就会继续凌驾于最高法和最高检之上,冤假错案就容易产生,直接影响到习近平对政法系统的整顿。

  习近平上台后,曾多次要求公检法司要“依法治国”,并对公安、政法系统进行了大清洗和整顿。而习近平在“十九大”的报告中,有19次提到“依法治国”。

  

赵克志任政法委委员

 

  10月28日,赵克志卸任河北省委书记、常委、委员职务。31日,中共公安部党委(扩大)会议召开,赵克志已被任命为党委书记,并主持了会议。

  11月4日,官方任命赵克志为公安部部长。不久,中央政法委官网更新显示,赵克志兼任中央政法委委员。

  中共十九大后,中央政法委高层做了调整。郭声琨接替孟建柱任中央政法委书记,此前郭声琨任中共国务委员、公安部部长、中央政法委副书记。

  大陆财新网报导,在赵克志之前的三任公安部部长周永康、孟建柱、郭声琨,均担任中共中央政法委副书记。自2002年至2007年担任公安部部长的周永康,先后任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书记处书记、中央政法委副书记、国务委员;分别在2007至2012年、2012至2017年担任公安部部长的孟建柱、郭声琨,均任国务委员、中央政法委副书记。再往前追溯,只有1987年至1990年任公安部部长的王芳,曾兼任中央政法委委员(1987—1993年)。

  

分析:“依法治国”处关键点

 

  现在赵克志只是中央政法委委员,排名第三。如无意外,赵克志将在明年3月的中共两会上担任国务委员。届时排名还会往前,但是否会如前任一样继续担任政法委副书记,还有待观察。

  时事评论员李林一认为,赵克志是否会成为政法委副书记,之所以会被关注,就在于政法委的体制。如果中央层面公安部长成为政法委副书记,各地的公安厅长也会相应成为副书记。这样的话,法院和检察院依然会接受政法委副书记即公安的领导,会使得公安权力过大,冤假错案继续丛生,直接影响“依法治国”的效果。

  李林一说,从这个意义来说,如果赵克志只是政法委委员,与最高法院长、最高检察长平级,警权不再一家独大,那才是真正“依法治国”的开始。

  

江掌权后 公安部长凌驾于“两高”之上

 

  江泽民1989年上台后,出于对“六四”的恐惧,1990年3月恢复成立了中央政法委员会,但在乔石的坚持下,委员会的副书记不再安排时任的公安部长。

  乔石和江泽民一直是政治对手,在政法委问题上的分歧尤其明显。乔石对政法委的主张一直是“务虚”:具体的司法不能干预,抓大的面上东西。而江泽民对政法委的理念就是“务实”、利用政法委扩权、抓权。

  自江泽民掌权开始,其亲信罗干和周永康前后两任政法委书记都当了主管政法委的政治局常委,这在政法委的历史上从未有过。

  2002年在江泽民的一手安排下,周永康接任中共公安部长的同时,被安排为中共十六届中央政治局委员(副国级)、中央书记处书记(副国级)和中央政法委副书记(副国级),次年3月又被安排为国务院国务委员(副国级),周永康五职集一身,其权位不亚于“以阶级斗争为纲”的毛泽东时代的罗瑞卿和谢富治。

  因为当时的公安部长位高权重,非但是政法委副书记,还是政治局委员,就形成了公安部长有权命令和指挥最高法院、最高检察院的荒唐局面。此后,各级公安机构都上行下效。

  在迫害法轮功运动中,政法委和610办公室合体,打破了任何法律和制度的约束。这个迫害机器迫害了千千万万无辜的法轮功学员,还轧向更多普通的大陆民众,造成每年数千万民众上访、冤假错案遍地。

  海外自由亚洲特约评论员高新曾这样评论道:“从罗干进入政治局常委会之后,胡锦涛担任总书记的十年是中央政法委权力和权限恶性膨胀的十年。”“更过分的是,这两届政法委的副书记都是公安部长(周永康、孟建柱),形成了公安部长有权命令和指挥最高法院、最高检察院的荒唐局面。”

  周永康任公安部长期间,获得江泽民更大的信任,成为江进一步交权后试图维持镇压法轮功的“救命稻草”。2007年起,周永康接替罗干任中央政法委书记,被江塞进中共政治局常委行列。周永康掌握司法大权、庞大的公安、武警部队,把政委法打造成“第二权力中央”,成为和胡锦涛军队分庭抗礼的“政法王”。

  这样也使得胡锦涛在权力上被架空,而政法委成了“独立王国”,周永康被外媒称为“维稳沙皇”。

  高新表示,江泽民的做法,“绝对称得上是极其阴毒的做法”。“即使是站在中共政权的立场上,从所谓的‘长治久安’的角度来评判江泽民退休之前的这一‘党内重大体制改革’,也称得上是极其恶劣,后患无穷。”

  周永康的“政法十年”被称作是一个大公安的维稳时代。中国自2011年起,连续三年维稳费用预算超过军费。维稳被网民比喻是中共“对人民的战争”,但越维越不稳。根据清华大学学者孙立平的估计,中国2010年有超过18万宗如示威和骚乱的“群体性事件”,是接近十年前数量的三倍。

  高新曾这样评论,周永康担任公安部长期间,把江泽民一手制造的公安部长兼任中央政治局委员和中央书记处书记的制度之恶,发挥到了极致。

  中国知识界和法律界人士普遍认为,周永康任中共公安部部长和政法委副书记以来,中国的法制建设急剧倒退,社会治安急剧恶化,严重刑事案率居高不下,黑恶势力横行。

  

政法高层职务演变

 

  中共十七大后,时任公安部长的孟建柱已经不再兼任政治局委员、中央书记处书记,但仍然担任政法委副书记。

  中共十八大后,政法委书记被降格为政治局委员,并且一度不再设有副书记,但之后又恢复了时任公安部长的郭声琨出任政法委副书记的做法。

  也就是说,从“十七大”开始,到“十九大”,孟建柱、郭声琨在政法委内部的职务仍然是凌驾于最高法院院长和最高检察长之上的政法委副书记。

  “十九大”后,政法委书记郭声琨成为了中央书记处书记。

  

习当局清洗政法委

 

  习近平上台后,就开始着手削减中共中央政法委及地方政法委的权力,先后拿下了周永康、李东生、朱明国、吴天君、武长顺、吴永文、苏宏章、张越、周本顺等众多中央和地方的政法系相关高官。

  在人事调整方面,至2015年6月,大陆31省级政法委书记均不再兼任公安厅长。至2017年6月,大陆31省份政法委书记全部更新。

  今年10月,在习近平的“十九大”报告中,出现了19次“依法治国”,并提出要成立“中央全面依法治国领导小组”,“任何组织和个人都不得有超越《宪法》法律的特权”。

  中国著名律师、东南大学法学院教授张赞宁表示,“十八大”强调依法治国,但迈进的步伐还是很小,受到的阻力非常大。阻力主要来自政法委系统。

  北京学者郭旭举则认为:“‘十八大’多次呼吁、高喊依法治国,但根本推不动。所以这个依法治国的领导小组的成立,意味着‘十九大’过后,会加大力度去整顿政法系统。”

  同时,“十九大”后,习当局对周永康把持的武警部队进行了重大改革。官方的文件显示,武警今后将由双重管理改由中央军委单一管理。#

  责任编辑:林锐

猜你喜欢